美高梅国际网站,美高梅网站|官方首页

美高梅集团官方网站 > 玄幻魔法 > 复国 > 第189章 侯家刀
    赵杰和罗灵两个商界大佬拜访侯云策,并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,也就是来露个脸,向侯云策表示自己紧跟着他的脚步来到灵州。

    在衙门里,精于吏事的下级有事无事总要找个由头跑到上官面前汇报工作,汇报工作是次要的,其实质就是用这种方式表示忠心,大多数上官对此事心知肚明,默认或支持这种行为,毕竟上官也是人,每个人都从内心深处喜欢顺从自己的人,若手下全是刺头,这样的上官当起来也是没味得很。

    赵杰和罗灵两人都是老江湖,自然深知其中三味,所以,两人来了。

    侯云策、赵杰和罗灵三个人在议事房里,聊了一会,都是说买卖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侯云策来自黑城,黑城太小,很多东西都无法生产,全靠商业。他从小就知道商道的重要性,与中原长大的官员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侯云策端起茶杯,不慌不忙地品着茶香,对赵杰道:“西蜀多山,不仅有大山,听说还有许多不高不矮的小山,山上常年雾气缭绕,实是出产好茶叶的地方,但是西蜀茶相较于闽茶,名气差得太远,价格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,实在是有些可惜,我给你一个建议,赵郎不若找一座交通方便的山地,带些闽茶种子回去,种出的西蜀茶运到灵州来。我想办法找商家全部收购。”

    茶叶是西蜀重要生意,赵杰的生意中也有茶叶,听侯云策谈茶味,道:“闽茶虽说路途遥远,但是闽人贩茶常走海路,一条中型海船走一趟,就可以抵得上一个大型马队,海船在鲁地靠岸后,茶叶就可以一马平川地运到大梁、大名府等繁华之地,西蜀茶虽好,却因西蜀道艰难运输困难,所以争不过闽茶,不过西蜀茶制成茶砖,卖到西北各族,却是生意极好。”

    罗灵却不同意赵杰看法,接口道:“闽茶从青州到西北,路途着实太远,甘、沙一年要卖出不少上等闽茶,一小包上等闽茶的价格抵得过五匹马拉的茶砖,要说利润大,还是要属上等闽茶。我觉得西蜀茶主要的问题不是难以运输,而是炒制手艺比不过闽茶。在回骨,上等人喝闽茶,下等人喝西蜀茶,这就分出了高下。西蜀人费力把一个马队的茶砖运到回骨人那里,利润还比不上顺便捎带的几大包闽茶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道:“原来贩茶还有这些生意经,真是三人行,必有我师。就在这几天,中原最大商家侯家商铺大掌柜要到灵州来。他对茶叶有兴趣,侯家商铺中也有炒制闽茶的高手,不若让他派些人到汉中去生产上等茶叶,由赵郎负责提供鲜叶,你们两家联手,可以把闽茶占据的市场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,在汉中生产的西蜀茶到达凤州后,沿新开辟的秦州-固原-同心的新路线,很快就能到达灵州,到时只要将上等西蜀茶换成闽茶的牌子。由罗灵卖到回骨去,转手就可以赚得大笔的利润。

    赵杰和罗灵都是人精子,虽说侯云策没有把话点透,两人都明白了其中意思,这其实是三家联手的生意:赵杰老家在汉中,由他提供鲜叶,侯家掌握炒制茶叶的技术,而罗灵在甘州回骨、高昌回骨、于阗、萨曼等地建有现成的销售渠道。这样一来,定然能把真正闽茶挤出西北市场。

    想到这样的好事竟然唾手可得,赵杰和罗灵两只眼睛就如探照灯一样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侯云策手里还有一件利润更大的生意,这就是吴七郎所贩的私盐,经过谋划,吴七郎回到中牟县后,找了一些原来贩私盐的搭档,重操旧业。由于有侯云策暗中支持,吴七郎就以灵州、盐州为后方,理顺了贩盐渠道,从河中府、京兆府等重镇和盐州等产盐地把私盐贩到灵州和同心,甚至连西蜀井盐也运了不少过来。

    侯云策一直想找一个理想的下家,这个下家必须是实力雄厚的商家,否则根本不能打通西域各个政权关节,罗灵本是一个合适人选,可是他四处送美女,和各地关键人物都有一手,这就让侯云策有些警惕。因此,他只是把销售茶叶地买卖交给他,私盐则另外选人。

    宾主言谈甚欢,罗灵和赵杰达到了表忠心目的,此时还是中午时分,还没有到吃饭时间,节度使也没有留他们吃饭的意思,两人便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赵杰走到议事房的门口,拱手笑嘻嘻地道:“在下从成都带来一个西蜀厨子,手艺极为了得,我准备了几款难得一见的好菜,还望节度使赏光。”

    西蜀菜以其独特的风味已经在中原很有些名气,只不过由于双方不停争战,很难吃到正宗西蜀菜。侯云策看着赵杰肥胖笑脸,暗道:真是应了“苍蝇不盯无缝的蛋”这一句古话,自己喜欢美食,赵杰就用美食引诱自已,看来当大人物也不容易,一举一动都被无数人的眼睛盯着,稍有点小嗜好,就有人立刻粘上来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赵杰这种小小的诱惑,侯云策不准备拒绝,笑容可掬地道:“好说,西蜀菜味道对我胃口,等哪一天我想吃美餐了,提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赵杰听到节度使大人如此尝脸,兴奋得两眼放光,一边搓手一边道:“这名厨子有道名菜叫五湖四海,全是各地的新鲜玩意,节度使一定要赏脸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出自皇宫,对美食有自己的见解,道:“真正好厨子,就算用最简单菜品也能做出好滋味,若用各地的新鲜玩意来做菜,根本显不出手艺,我给你出一个题目,就用最常见的羊肉。看你的厨子能否做出不一般的味道,若达了黄老六的水平,那我就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赵杰的脑袋如鸡啄米一样,频频点头,道:“好、好。我让厨子就用羊肉来做一顿大餐。”

    封沙替侯云策送客到门口,赵杰和罗灵一出院门。北地商人皆骑马。两人骑在马上又开始互相打趣,罗灵笑道:“难怪赵兄这么胖。原来有个好厨子,今天就请当哥哥的先去品尝品尝。”

    赵杰回敬道:“罗兄如此瘦,当是府中美女如云,一天劳苦过度,这样吧,晚餐我请你吃西蜀食,宵夜你就请我品尝美女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罗灵“哈、哈”大笑:“中原有句名言,叫食色,性也,说得当真是入木三分。”

    赵杰是西蜀人,西蜀人恢谐风趣,他也不例外,道:“这是酸文人说的话,你别东施学西施了。”

    罗灵听了此语,笑得趴在马头上直不起腰。而赵杰却是一脸严肃,两位商界大佬快活地到了赵杰府上。

    封沙送了客人正朝他的房间走,就看见侯云策从内院出来。

    胡秋云的、院子是由三个院子组成,前院是使女、下人及亲卫们所居住的地方,中院是侯云策办公地方,有议事房、会客房及封沙住房,内院是侯云策和师高月明和师高绿绮居住的地方,书房也设在了内院,内院除了封沙、罗青松可以自由进出外,其他人无事不能到内院。

    师高绿绮本来就是使女出身,内院就没有再要其他使女了。

    胡秋云是富商,为了防人翻进院子来偷盗,所以整个胡府围墙都出奇高,一道围墙把院内院外分隔成两个不同世界,内院有一道后门,后门很窄,只能让一人通行。木门采取类似城门设计,能抵御刀劈斧砍火烧,这是为了紧急逃生而设计的。

    侯云策对往回走的封沙道:“我们去看看张记铁匠铺情况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进驻灵州城后,就将同心城和灵州城进行了分工,灵州主要是商业聚集的地方,同心城主要手工业聚集。在同心城北城区,集中了包括普通铁器铺、木匠铺、陶器铺、织染署、造纸坊、马车坊、制酒坊等产业,这些手工作坊主要是供日常生活所品,大多是凤州商家转移过来的产业,这些手工作坊有大有小,比如侯家商铺经营的铁匠铺,专门打造农具、小铁器等生活用品,规模已经很大了,占据了同心城内很大的一块地盘,而西蜀人开的木匠铺规模也不小,至于陶器铺、织染房是大梁商人新开办的,规模就小得多。

    至于为黑雕军生产武器地窦田、郭宝玉和新近从固原挖过来的张记铁铺,这些铁匠铺是黑雕军武力超群的重要因素,是侯云策的心肝宝贝,就全部集中在灵州城内。

    窦田、郭宝玉、张青海和陈凌心各负责一个铁匠铺,窦田铁匠营主要负责打造侯家刀、陌刀和马枪,郭宝玉铁匠营主要负责打造弓、弩,张青海主要负责打造青党甲和盾牌。陈凌心是灵州颇为有名的工匠,长于打造马车及各种配件。

    陈凌心所在铁匠铺严格来说并不是铁匠,而是一个生产马车的作坊,永兴军节度使王彦超在同心城外和房当度所率党项军激战的时候,虽然形势不利,但是永兴军把运送粮食的马车连结在一起,就构成了一道抵御骑兵冲击地良好防线,再加上与契丹人作战时侯云策曾经吃过马车的亏,侯云策便生出了在军中配备马车的想法。

    黑雕军以前是一支纯骑兵的军队,这种军队优点很多,却有一个最大问题,就是攻坚能力和防御能力不足,若在步军中使用特制的马车,既能提高步军的机动能力,又能增强防护能力,将极大提高黑雕军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侯云策来到窦田所在的铁匠铺。距离铺门还很远地地方,就听见了铁匠铺传来了“当、当”的敲打声、风箱的呼呼声以及工匠们的喊声、骂声。刚进营门,就看见了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,虽说是寒风刺骨的冬天,在熊熊炉火的映照下。肌肉发达的工匠们仍是赤脯上阵,汗水不断地从他们身上滴下来。

    窦田汗流满面地来到侯云策面前,呼出的热气在冷空气中结成一团一团的白雾,窦田拱手行礼道:“云帅来了。铁匠铺新造了几把侯家刀,正要送到府上来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在广顺三年在沧州就认识了窦田,对窦田的表情极为熟悉,笑道:“窦郎急匆匆想送刀到我这里来,莫非又有什么新技术?”

    窦田对着正举着大铁锤的一彪形大汉道:“王老五,把新打的侯家刀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王老五是个西蜀人,西蜀语和中原话用词基本一样,只是语调上稍有些变化。他嘴里大声应道:“要得,等到。”然后又重重地砸了一锤,才把铁锤放在了一边,然后兴冲冲捧着一把新打制好的腰刀过来。

    战刀的样式仍是侯家刀的模样,从黑色刀鞘抽出战刀,刀刃有一些漂亮的云纹,稍稍转转角度,就能看到凛凛的寒光。侯云策用手指轻试刀锋。刀锋在手指的擦试下似乎有了生命,就如一只闻到血腥味而不停跳动的野兽。他随手挥动了几下。王老五在刀锋的逼迫下,竟然连退了几步,远离了刀锋才稍觉心安。

    侯云策连道:“好刀,真是好刀。”

    窦田心中得意,嘴上却道:“这刀和节度使那一把百炼刀相比,仍是相差不少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又舞动了几式,问道:“这刀是用什么办法打造的。”

    窦田眉毛向上扬了数下,终于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得意神情,道:“自从看到云帅那把百炼刀以后,我和郭宝玉日思夜想铸剑之法,造了无数刀剑,虽说也是锋利无比,但是始终远不如节度使的那一把刀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心道:“我这把刀可是太师李甲精心所制。太师也只制了这一把,以后所制都不如这把。这种宝刀可遇不可求,神兵天得,岂能大规模制作。”

    窦田沉浸在自己的冶炼世界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节度使地表情,接着道:“到了同心城之后,我们铁匠铺各项技术在大林朝已是首屈一指,风箱和焦炭能大大提高温度,有了最好的灌钢技术,这个云纹是采用大蕃人冷锻之法留下的痕迹,还学会了回骨人的淬火之法,四种技术结合起来后,我们已经打造了二十多把好刀了,这把刀是最好的一把刀,现在我们铁匠铺要把此刀献给节度使。”

    侯云策取过刀,仔细端祥了一会,道:“此刀的锋刃处有若隐若现的云纹,就叫做飞龙刀吧。此刀能否大批量生产?每月可以打造多少吧,大批量生产的侯家刀,质量是否会下降?”

    窦田眉毛又向上扬了数下,道:“铁匠铺和铸剑师不同,铸剑师是十年磨一剑,我们铁匠铺是为军队配武器,必须要能够大量生产,按照云帅要求,我们每一道工序,包括用多少料、用料的先后顺序等等都记得清清楚楚,每一步都可以反复做。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一名亲卫带着数人走进铁匠铺,当先一人快步走到侯云策面前,行军礼,大声道:“报告云帅,孟殊归队。”

    (第一百八十八章)

美高梅国际网站,美高梅网站|官方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