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高梅国际网站,美高梅网站|官方首页

美高梅集团官方网站 > 科幻小说 > 暗月纪元 > 第二百一十章 影(万更求订阅)
    对啊。

    唯一担心的只是苏啸,怕他在关键时候出手救下唐凌。

    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事情,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,考克莱恩也只有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没有任何的动静传来,考克莱恩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趁机杀了唐凌的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感觉,或许星辰议会的援军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只是略微犹豫了不到零点一秒,考克莱恩就冲向了唐凌,而为了效率,他直接拔出了一直插在靴子上的匕首,直接刺向了唐凌的脖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唐凌也流露出了惊恐和完全意料不到的神情。

    但就在考克莱恩的匕首快要触碰到唐凌的一瞬,一只巨大的手忽然抓住了考克莱恩手持匕首的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没有料到?”唐凌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狭促的光芒。

    接着,唐凌的另外一只手臂也膨胀了起来,层层的冰封碎裂。

    考克莱恩没有任何的犹豫,另外一只拳头泛起了白光,直接朝着唐凌第二只破冰而出的手臂打去。

    但唐凌没有没有半分躲避的意思,他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,然后快速的朝着考克莱恩的身体戳了过去。

    带着冰晶的拳头打在了唐凌的手臂上,层层的白冰开始再次冻结唐凌的手臂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,唐凌的那根巨大手指快速的在考克莱恩身上戳了三下。

    这三下都是戳在考克莱恩盔甲的破裂处,可以说毫不费力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白费...”考克莱恩还没有说完这句话,忽然就捂住了胸口,整个脸都扭曲了起来,连呼吸也变得急促。

    唐凌冷笑着放开了考克莱恩,考克莱恩立刻就倒在了地上,蜷缩起身体,像一只被煮熟的大虾。

    “呼,呼,呼呼...”他呼吸起来都如此的费劲,但还是他用尽了全力,说了一句断断续续的话:“你...你做了...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唐凌没有被冰封,他绝对不会开口告诉考克莱恩答案,现在既然要等待冰封解开,他不介意说出来,反正也无聊。

    “没有做什么,我只是自己在这个状态下,能够看到一种东西,叫做弱点,现在你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考克莱恩瞪大了眼睛,他似乎有些明白,又似乎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的确,到了紫月战士这个层面,从物理意义上来说,身体不存在什么特别的弱点。

    但是,唐凌在这个状态下,精准本能发生了一个惊人的变化,那便是他能看到能量的流动。

    通过这一点,他也能看穿一个人本质的弱点。

    是的,因为发力习惯的不同,天赋的不同等种种原因,能量在各人身上的流动状态都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随着一个人的运动,这些流动的能量会形成一个个的节点,有的节点能量流通起来不是那么圆融,也就形成了所谓的弱点。

    唐凌之前变招攻击,其实就是为了打击考克莱恩的这些弱点。

    这一点,其实唐凌在之前就流露出了些许的‘破绽’,破绽就在艾伯身上。

    事实上,艾伯伪装的死亡无比真实,唐凌如果不是精准本能发生了变化,也不会看透艾伯假死之事。

    这一点,要说起艾伯的天赋,他的天赋能力是一种鸡肋一般的防御能力,就是能够让内脏移位。

    当唐凌进入房间的那一刻,艾伯恰巧悄悄就让自己的心脏移位了。

    也就正好被唐凌看见这一刻能量的变化和流动。

    当然,艾伯完全可以事先就准备好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,估计原因是因为,这个内脏移位的时间是有限制的。

    看穿了这一点,唐凌自然不会上当,他只是看着艾伯表演,给他希望,然后又让他希望彻底破碎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人渣,唐凌乐于这样折磨。

    接着,唐凌也演了一场戏,表明自己只是不愿意被艾伯牵着鼻子走,实际上是演给一直在监控的考克莱恩看的。

    他不愿意提前泄露了他能够看穿弱点和能量流动这一点。

    在打斗之时,唐凌就通过考克莱恩的能量流动,计算出了考克莱恩身上一共有167个弱点处。

    只要按照一定的方位,打破19处,考克莱恩身上的能量就会彻底变为‘乱流’,全部涌向心脏。

    而考克莱恩的阴谋,有着精准本能的唐凌也一早便看穿了。

    他发觉到考克莱恩的每一拳都带着一丝‘水汽’,一开始唐凌以为考克莱恩的天赋能力是水。

    但随着战斗的进行,唐凌已经感觉到了那丝水汽中透着一股坚韧不散的冰冷。

    这让唐凌立刻察觉到,考克莱恩的天赋是水天赋的一个变种——冰天赋!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天赋不够出色,所以考克莱恩在慢慢布局,他在整个擂台和唐凌身上都布满了这种水汽,目的是什么还不够清楚吗?

    天赋能力不够强,那就慢慢布局,彻底冰封唐凌!

    而唐凌自然就将计就计,装作被他冰封了,然后趁机擒拿住他,一举戳破了最后三个需要戳破的弱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考克莱恩的计谋,唐凌会非常头疼,因为前面的战斗,那些小小的伤口可能不会引起考克莱恩的警觉。

    但最后三处,每戳破一处,能量流动不圆融的感觉就会越发的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被考克莱恩这只老狐狸察觉了,就不是那么好得逞了。

    毕竟,考克莱恩还可以采取拖延战士,而唐凌能维持这个状态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面对唐凌简单的回答,考克莱恩痛苦的思考着,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快要被乱流的能量挤爆了,可是他没有丝毫的办法逆转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也怪不得考克莱恩。

    原本他应该能够想到的,唐凌即便能量不能支撑整个人巨人化,但是一只手臂呢?

    可是,这种可能性有多大?不仅不大,甚至小到考克莱恩这样谨慎的人都会忽略。

    各种战种并不是秘密,就因为不是秘密,所以关于它的一些资料也被少数人掌握并知道。

    其中一条铁则即是,非一次性消耗型的战种非常难以控制,启用它就需要消耗巨大的精神力,更不要说精细控制。

    要做到这样的精细控制。

    第一,除非精神力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。

    第二,则是和战种的高度融合。

    第二点看似简单,实际上比一点还难以做到,因为很多人拥有了战种几十年,也没有达到所谓的高度融合。

    甚至,怎么融合,关键点在哪里?人们都没有摸索出来任何的规律。

    唐凌能做到?考克莱恩根本不考虑这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如果唐凌的精神力够强大,强大到已经可以精细控制战种的地步,他应该已经是一个‘精跃者’了。

    而且,唐凌的年纪只有15岁,恐怕对战种都是初步的掌握,怎么可能高度融合。

    可是,考克莱恩忘记了唐凌是一个奇迹小子,他本身就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。

    唐凌没有什么阴谋布局,考克莱恩认识到,他输给唐凌是一个必然的结果。

    想通这一点,考克莱恩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一些,而他的心脏在此时已经膨胀到了极点,他还有一个问题在死前真的很想弄清楚?

    “你,你的...天赋?”他渴求的望着唐凌。

    “天赋?精准吧!”唐凌也没有打算骗一个死人。

    “骗,骗我!”考克莱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然后整个人瞪大了眼睛,一下子绷直了身体,死在了唐凌的面前。

    唐凌很吃惊,为什么他要这么说?自己的天赋从始到终不就只有精准本能吗?

    可当唐凌的这个想法才刚刚升起,忽然一股毛骨悚然的冰冷危险一下子笼罩了唐凌的全身。

    几乎不加思考的,唐凌在心底呼唤了一声‘小种,变身!’。

    瞬间,唐凌的整个身体开始急剧的变化,但是也伴随着腹部的剧烈疼痛。

    一把细长的,粗细就和筷子一样的奇异武器刺穿了唐凌的腹部。

    要看就要戳破唐凌的肝脏,唐凌在这个时候刚好变身完毕,变得强大了好几倍的肌肉猛然的收紧,一下子夹住了这奇异的武器。

    来不及对话,来不及看清楚对方是谁,这个状态按照小种存储的能量只能维持两秒。

    这就是唐凌最后的底牌,他原本准备用在考克莱恩身上的...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偷袭者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,一击不中,立刻就要抽出他那把奇异的武器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,唐凌也就趁着这个时候,最强的超级状态的情况下,一眼就看到偷袭者手臂上闪烁着七个红点。

    七处弱点!弱点在这个时候竟然清晰化了?!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唐凌一拳猛地砸了过去,直接打到了这个偷袭者的一处弱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弱点攻击非常有效,就这样一拳,那个偷袭者的手竟然一软,松开了他的武器。

    但他似乎不甘就这样失败,另外一只手竟然以人类不可能的扭曲角度,刁钻的钻到了唐凌的后背,一把同样细长的武器顿时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直接刺向了唐凌的肾。

    这一次,唐凌根本就来不及有任何的防备,可到了这个地步,一战斗便疯狂的唐凌也是猛地一笑,忽然提拳朝着偷袭者的腹部左侧打去。

    这里,在唐凌的眼中是他的最大弱点!

    ‘澎’的一声,唐凌的拳头精准的落在了目标点,但偷袭者强的可怕,在这个时候,他竟将身体扭了一圈,几乎是360度旋转,将原本致命的一处弱点在关键时刻扭到另外一侧。

    可是,他原本必然成功的一次偷袭,也被打断,他的那把特殊武器只是触碰到了唐凌的肾,戳穿了一小点。

    也许是感觉到了唐凌的厉害,这一次攻击之后,他整个人立刻遁走,在铁笼的阴影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唐凌有些无措的看向了周围,竟然找不到偷袭者的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而他这个状态只能维持两秒!

    两秒后,唐凌就要迎来彻底的虚弱期,加上使用低阶战种爆发的虚弱,这一次的虚弱会让唐凌和全身瘫痪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刚才两次交锋就消耗了唐凌一秒的时间。

    剩下...一秒!唐凌毫无办法,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难道,就这样失败了吗?”唐凌眼睁睁的看着身体急剧的变小,感受到身体如同被戳了几个大孔,能量一逝而空,然后整个人‘噗通’一声就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啊,这一次是真的连眨眼这种微小的动作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但伴随着那阴沉的笑声,唐凌亲眼看见一道细微的黑影,从铁笼投射的阴影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快速的成型,变成了刚才那个偷袭者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时,唐凌才看清楚这个偷袭者,穿着一身灰色的紧身夜行服,戴着一张有着奇异的哭泣表情的白色面具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叫影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荣幸,能够亲手杀死唐风的儿子。”说话间,他已经飘到了唐凌的身前,蹲了下来,十指扬起,全部变成了那奇怪的黑色细长武器。

    “真抱歉,原本应该活捉你的。但现在,已经肯定了你的身份,没这个必要了。”这话说完,影的动作非常利落,朝着唐凌心脏,和脖颈两处必死的弱点,直插而去。

    唐风吗?唐凌的心里涌动着一股酸涩的恨意。

    他其实到死也不想听见这个名字啊,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知道他叫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对龙军排斥?因为那是一群追随他的人,不是吗?

    就在这最后的一瞬,因为影的一句话,唐凌的脑中无可抑制的涌上了无数的思绪。

    唐凌不傻,唐凌非常聪明。

    在之前点点的线索就早就被他连接了起来,他只是不想想下去,畏惧想下去。

    但因为不想,他就真的不知道答案了吗?其实,那些黑袍人就只差不明着告诉他,你是一个了不得的英雄的儿子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唐凌在确定的那一刻,就忍不住强烈的心酸,发疯一般的愤怒。

    因此,他甚至抗拒龙军,故意对他们的牺牲冷漠相对。

    别人眼中的英雄,在唐凌心里狗屁都不是!

    父亲?曾经唐凌无数次的幻想过这样一个人,幻想过他是否会像聚居地别人的父亲那样,打猎来了食物,可以不动声色的将最好的腿子肉,撕给自己的孩子吃。

    可以一边埋怨着,一边不顾劳累的将孩子举高高,放在肩膀上,露出憨厚的微笑,带着一丝得意,然后走在人群里,看,这就是我可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以在自己脆弱时,无助时,甚至任性时,说一声,嗯,爸爸在呢。

    这些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关系!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吧,有什么不可跨越的原因,所以才不得不临时抛下自己。

    唐凌试着理解,但他又无法理解,他哪里是被妥协的抛下了?他分明就是快死了,然后才被婆婆一家人拣到。

    这是他从死去的,收养他的养父养母那里听来的说法,他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英雄的做法?自己被抛下了,妈妈呢?他的妈妈呢?为什么每个人都喊着他英雄的父亲,没人提起他可怜的妈妈?一定也是被‘妥善的抛下’了吧?

    唐凌不想如此恶意的猜测自己的父亲,可是他不得不。

    如果城中没有隐藏那么多龙军,唐凌是愿意用善意去理解这件事情的。

    但就是因为有那么龙军,唐凌才恨啊!

    他恨为什么聚居地血色之夜,这些龙军不出现?哪怕只出现一个,婆婆妹妹就不会死!

    他恨那么多年的聚居地贫困生活,他自己一个男孩子无所谓,为什么就没人感恩婆婆的收养,想办法把她们弄到安全区,这件事情很困难吗?

    他排斥龙军,是因为他们这些悍不畏死,只是为了轰轰烈烈的宣布他这个儿子要登场了,龙军要归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做,也是自己那个英雄般的父亲临死前的安排吧?!

    唐凌的心非常的酸涩,他只是痛恨自己冷的不够彻底,龙军前仆后继的死,终究还是打动了他,他义无反顾的将这个责任背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最后还想着带着考克莱恩的尸体出去,宣布结束一切。

    可笑啊,英雄般的父亲...唐凌想要闭上眼睛,安然的等待死亡的降临,短的不能再短的一瞬,他已经感觉到了那细长的怪异武器就要刺到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一声碰撞的声音传来,接着一片‘哗啦啦’的尘土落了唐凌一头一身。

    而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根本没有离开,反而速度更快的朝着唐凌的身体再次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轰’,一道巨大的土柱从地上冒了出来,一下子将影的身体顶飞,紧接着一个粗犷的声音处在了这个仓库中:“你认为,我既然已经出现了,你还能成功刺杀唐凌吗?”

    影的行动十分的果断,在听见了这个声音以后,整个身体还在空中,就立刻消失在了灯光投下的一片阴影当中。

    接着,唐凌感觉自己被一把抓起,然后放在了一个宽大的后背上,一根绳子快速的就绑紧了唐凌。

    “来晚了。”苏啸扭头说了一句,唐凌睁着的双眼看见苏啸身上有着大片大片的血迹,看起来分明就经过了异常惨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时候,是来不及有任何解释的,苏啸举起了一只手,无数的粉尘在他手的周围快速的旋转,一根又一根的土柱从地面上不停的冒起,所有有阴影的地方全部被细细密密的刺了一遍。

    影根本无法躲藏了,他从阴影之中逃了出来,在他的身上冒出了无数的细长武器,全部朝着苏啸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环绕在苏啸手边的粉尘立刻形成了一颗颗看起来坚硬无比的土粒,也朝着影激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‘嘭嘭嘭’,无数的碰撞声在这个时候传来,影的武器全部被打落在地,而剩下的土粒全部朝着影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但这短短的间隙,影已经往面具的口部塞入了一根小小的,造型怪异的竹笛,并且吹响了它。

    在这时,窗边传来了一阵翅膀扑棱的声音,一个巨大的影子飞向了窗边。

    影一下子就跃上了那个影子的背部,在土粒打中他身体的同时,急飞而去!

    留下了一个声音:“狂狮,该来的躲不掉,他的身份确定了不是吗?逃吧!呵呵呵呵...”

美高梅国际网站,美高梅网站|官方首页